这或许是被国产剧“妖魔化”最惨的角色
[标签:标题]收录于话题 一提起他们就“人人喊打”,太可悲了发现没有,国产剧越来越“分工明确”了。有的角色坏得没头没脑,负责引战挨骂涨热度;有的角色好到完美无暇,负责升华主题。强行把爱恨两元素集齐,不怕没流量。当这样的分工设计,被运用到“父母”角色的题材中时,更显得荒诞无比。比如《以家人之名》中的几对父母,要么穷凶极恶,就像小时候抛弃儿子、长大后又试图控制人身自由的陈婷。 要么散发着天使光环,事事豁达开明,就像里头的李海潮,被封为“别人家的爸爸”。其中唯一一个没多少戏份的父亲角色凌和平,倒是还原了不少父母的真实形象——工作繁忙、习惯于默默承受压力等等。但也逃不开极端畸形的改造,成了完全不关心孩子的人设。这让人不由得觉得荒唐,怎么连大众最熟悉的父母角色里,都少有正常人了?01被“魔改”的中国家长中国传统家长的画像关键词,人们早就总结过:在大多数中国家庭中,为了生计,从事普通基层工作的父母往往需要整天奔波,工作忙碌是常态。且受到含蓄内敛的传统亲情文化影响,父母们有时会讷于表露爱意。当这些特征被脸谱化、片面化后,家庭生活的展现就变了味。比如凌和平,剧中身份是一名基层片警,工作繁忙常常需要加班,在家陪伴亲人的时间少。情绪表露内敛的他,不懂得如何与孩子沟通,只选择自己忍受,间接点燃了家庭矛盾的导火索。这一安排原本挺真实,不少夫妻都为“不够顾家”“不相互体贴”的吵过架。但“分工明确”的剧本偏偏要走极端,既然凌和平有了“不顾家”这个标签,那就得完全不顾家。即便是儿子出国九年,父亲也要不闻不问。而前几年的国产剧《周末父母》,直接抛出了“孩子工作日寄养,周末才陪孩子”的概念。“工作与孩子两难全”,也原本是值得讨论、普遍存在的家庭矛盾。但在这部剧中,核心矛盾一度被演绎成了“小孩子不懂事才引发隔阂”。把剧中年轻父母与孩子相处时的形象,夸张为冷漠生疏。现实生活中所有人都明白,“不顾家”“太忙”“有矛盾”这些标签化的词语无法代表父母形象与家庭生活。但为了噱头,这些刻板印象在影视剧中,被不断地如滚雪球一般扩大。如果工作繁忙,那就盖章为“完全不顾家”;存在摩擦的家庭,便被盖章为“疏远生分”。与此相对应的是,“别人家的爸妈”就像“别人家的小孩”一样,被捧上了关系鄙视链的顶端,同时越来越符号化。当它们与被“魔改”的普通家庭形象对立起来,那只会让一切有关亲情的呈现,都只剩下情绪二字,要么夸要么骂。可亲情从不是如此二元对立的事物,这只不过是缺乏对普通家庭生活的观察与透视。同时,这样的好坏对立,无形之中形成了一条有失偏颇的价值评判链:有钱、有时间陪、能提供更多选择的才是好家长。可相信无数来自普通甚至清贫家庭的人们,能用一个个触动人心的细节去反驳——亲情的判准绝不是生活的优越。02“天天不着家,到底在忙什么?”与传统中国式家长争议相伴的一个事实是,对于父母的工作情况、工作内容与工天博官方网站作压力,不少人一无所知。这也是中国传统家长的特点之一:把辛苦劳累全部隐瞒在家门之外,把生活压力全部抗在自己的肩头。这对懵懂无知的孩子来说,的确是一种保护,但也构成了不理解——“总说自己累死累活,你在外面到底干什么了?”不得不正视的是。有时只有揭下那遮掩的纱,试着去了解与理解,才能让代际隔阂,不再成为横亘父母子女之间无解的栅栏。《小欢喜》中,童文洁为了孩子学习的事不得已频繁请假,被自己带的下属以此为把柄,工作失意。而丈夫方圆意外被裁员后,绝不肯告诉孩子。嘴硬说着怕自己“人设崩塌”,其实父母常以为自己是拦在孩子与现实中间的一堵墙,墙崩塌了,孩子恐怕就要直面现实。为了补贴家用,方圆主动提出自己可以去做滴滴司机赚钱,被童文洁质疑“风吹日晒能受得了吗?”。几乎是丝毫没有经过思考,方圆直接回答了,“有什么受不了”。不久前的新闻中,我们也能窥见一些从事普通基层工作的父母们,努力隐瞒自己劳累一面的样子。比如一位北京司机在接到女儿高考报喜、考了高分的电话后,先是看起来“敷衍”地应付了一句“闺女做的不错”。随即很快地挂断了电话,在挂掉电话后,这位父亲才开始哽咽着抹泪,叹了一句:“我太累了。”“我这两天都没睡好觉。”这样的例子还有许多:单亲妈妈素蓉,在儿子两岁多时结束了婚姻,带着他独自生活。母子俩过日子量入天博客户端为出,最大的开销是花在儿子的兴趣班上,航模、绘画……只要感兴趣,什么都学。另一个贵州家庭里,父亲汪平在女儿二三年级时,收到了一封天博棋牌app只写了一百多字、或许只能算小纸条的信,这才知道女儿汪江玲心里一直有个心结。汪江玲一两岁时体质弱、常常生病,小诊所输液后没多大起效,只能往大医院住院。那时家里经济紧张,孩子看病几天博电竞app下载乎掏空了不多的积蓄。于是汪江玲小时候,从哥哥姐姐那听说“自己把家里的钱都花完了”,一直十分内疚。于是在二三年级,给父亲写了一封“信”,告诉他自己长大后一定会好好学习、好好赚钱。而女儿还是从老师那得知,作为一名滴滴司机,独自在昆明工作的父亲汪平,有时凌晨两三点还在出车工作。而父亲汪平被问及相关问题时,回答道:“有些难处我倒是会和孩子妈妈一起商量一下,对孩子肯定是报喜不报忧的。”尽力隐瞒生活的辛劳,在他看来是父母应该承担的事。03别让生计,困住了他们的生活虽然说来心酸,这些平凡或许是许多中国父母的常态。一肩是生计,一肩是生活。影视剧中无限趋于完美、就算有缺陷也往往无伤大雅的“别人家爸妈”,永远不会是真实生活的全部。太多来自普通基层职业的父母,是在尽全力地两手去够生计与生活。工作与亲情,虽然是很普遍的两难局面,但却不该被默认、被忽视。他们始终需要来自社会的一点关注与关怀,让单个小家的难题,能收获“大家庭”的帮助。“滴滴橙果计划”,就是滴滴网约车司机们的大家庭。作天博全站app下载为国内首个关注网约车司机子女教育发展的公益项目,“滴滴橙果计划”致力于为当年高考的司机家庭提供持续而多元的支持。关注这些家庭的情感诉求,守护他们的生活。单亲妈妈素蓉在成为滴滴司机后,工作时间更为轻松,她终于可以在饭点赶回家和儿子吃一顿饭。而曾经为儿子报的航模兴趣班,成为了孩子的志愿意向,他决定报考国防大学的相关专业。这虽然与素蓉“希望儿子做教师,更稳定轻快”的愿望相悖,但她选择尊重儿子。无独有偶,绵阳的滴滴司机谢凯,也选择了支持孩子。在他眼里,儿子谢瑞杰成绩好、乖巧,十分有书生气质。而自己学历不高,就有意识地查一些和教育相关的资料补救。虽然在儿子的许多人生节点上,两人的想法并不一致,比如他推荐儿子报考北大的金融专业,但谢瑞杰却选择了考古。很多时候谢凯即便并不理解孩子的选择,但他还是没有多说、无条件地支持儿子,只是因为他相信孩子。在这些司机家庭看来,“滴滴橙果计划”不仅是提供了长久而持续的陪伴,比如“滴滴橙果计划”把活动覆盖了整个高考阶段,并为“滴滴橙果计划”获奖司机子女提供在校期间的实习机会和毕业校招绿色通道。最重要的,是“滴滴橙果计划”尤为珍视每一个司机家庭的亲情故事,关注日常生活中被忽视情感需求。在2020年“滴滴橙果计划”特别策划的“高考司机家庭见面会”上,来自天南地北的几个滴滴司机家庭,让所有人看到了平凡故事中不断向上涌动的价值与力量。贵州女孩汪江玲高二时,父亲成为了一名滴滴司机,他们的生活条件得到了大幅改善。她记得,在此之前,爸爸给他们打生活费都是100、200块零散的打。汪平回忆说自己只要摆地摊赚到了一些,就马上打给孩子。在汪平成为滴滴司机后,汪江玲的学费问题已不再那么紧张。她即将奔赴贵州师范大学学习化学专业,而与此形成对比的,是她的高中同学已经有了五岁的孩子。汪平不记得自己骂过多少次想给女儿说媒的人:“我家孩子都是要读大学的。”几天前,汪江玲受“滴滴橙果计划”邀请来到了北京,这是她第一次离开西南腹地,走向更远的远方。2019年平台数据显示,77%的滴滴司机师傅已有子女,其中,40%有两个及以上的孩子,76%的司机子女是未成年。这是“滴滴橙果计划”启动的初衷,司机们不仅是城市道路上奔波的成员,还是父母,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。今年,“滴滴橙果计划”共有7000多个家庭报名。共计240余位“滴滴橙果计划”高考生被985高校录取,370余位“滴滴橙果计划”高考生被211高校录取,司机业务线覆盖出租车、网约车、代驾、青桔运维等。滴滴一直相信,企业不该仅仅是一个利益体。2020年3月,滴滴与退役军人事务部签署就业合作协议,为退伍军人提供1.5万个就业机会;8月,再次投入2亿专项资金,推出“橙意“促就业计划,帮助更多人群通过平台实现灵活就业。滴滴始终在输出着守护平凡家庭的力量,为这片人间烟火,添一分温情温馨。


·一 周 热 点 回 顾 ·

不必太戏剧化,平凡家庭就很值得关注↓↓↓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